內容來自sina新聞

溫州舊村改造工程亂象頻生 安置房建成3年後爛尾



資料圖

  作為溫州10年前開展的 "千村整治 百村示范"舊村改造工程,永嘉縣唯一的示范點--下堡村引入房地產開發模式進行的安置房建設,卻遭遇瞭現實的挑戰。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日前在溫州市永嘉縣采訪得知,當年作為溫州"舊村改造"示范點的下堡村一塊面積56.93畝、用於"舊村改造"項目的土地,出讓5年後仍處於打樁的初級開發階段。

  此外,作為"示范村"建設配套工程的下堡村"三產安置房"項目,被指因開發商為牟取利益而偷工減料,導致嚴重的質量問題,建成3年未獲驗收導致村民無法入住。

  有熟悉當地情況的人士告訴記者,永嘉高企的房價所存的巨大利益或是"舊村改造"建設中矛盾的一大癥結點,也是溫州舊村改造矛盾多發的一個原因。

  土地被指超低價賤賣

  2008年9月2日,溫州市永嘉縣招投標中心掛出一則掛牌公告,對永嘉縣上塘鎮下堡村拆遷安置地塊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進行招投標。內容顯示,這塊70年產權的住宅用地總面積37956.33平方米 (共計56.93畝),出讓用地面積37956.33平方米,包括拆遷安置房用地面積和商品房用地面積。當時定下的起拍價為688萬元,保證金120萬元。該地塊緊靠永嘉縣政府所在地。

  2008年9月11日,出讓結果公示,溫州市龍新建設開發有限公司以693萬元拍得瞭這塊用地。出讓結果引來部分村民的不滿,他們認為這塊土地遭到瞭賤賣。

  按照下堡村村民的說法,離下堡村"舊村改造"地塊500米左右的"明珠花園"小區,2005年出讓時每畝地價就達130餘萬元,幾年來永嘉的樓市一直高位運行,三年後出讓每畝最起碼超900萬元,而實際出讓價換算下來每畝不到12.17萬元。

  村民還提供瞭差不多時間永嘉出讓的其他幾塊地的價格。資料顯示,2006年7月28日出讓的永嘉甌北陽光大道5號地塊,僅8.98畝成交價8035萬元;2008年6月13日甌北一塊地,21.082畝成交價高達1.5260億元;2006年12月26日烏牛鎮王宅村一商住用地,12.787畝成交價4730萬元;2008年12月1日花坦鄉東川村8畝地,成交價915萬元。

  村民還稱,土地出讓至今已經5年,仍然處於打樁階段,開發商涉嫌閑置土地。

  按照村民們提供的其他地塊的出讓時間和成交價格來比對,下堡村"舊村改造"地塊的價格的確低得離譜。對此,永嘉縣國土局副局長陳獻鋒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所謂的"貓膩"並不存在,但整個項目的來龍去脈較為曲折。

  10年前,溫州在浙江率先啟動"千村整治 百村示范"工程,下堡村成為永嘉唯一的示范點。因為之前沒有可借鑒的舊村改造模式,當時政府提出由村委會作為拆遷主體,引入市場參與,這樣可以解決資金問題。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下堡村內部出現瞭矛盾,項目癱瘓瞭。政府之後想重新啟動項目,但已經拆掉房子的村民要求賠償,不同意就投訴、舉報,導致項目停滯,參與的房地產公司沒賺到錢,還被拖延瞭時間,忍受不瞭便退出瞭。

  對於起拍價,陳獻鋒說政府是詳細算過賬的。22.17畝地的市場評估價是9802.8萬元,開發商前期要投入的拆遷安置、水電基礎配套、地質災害預防處理等費用需9150.5萬元,兩者的差價再抬瞭點以688萬元作為起拍價。

  陳獻鋒認為,因為有商業開發的因素在裡面,加上村民間的矛盾,所以工期一拖再拖,現在才剛開始打樁。

  安置房3年未獲驗收

  作為示范村建設配套工程的下堡村"三產安置房"項目"霞堡錦苑",則的的確確是一筆"爛賬",因為無法驗收,建成3年交不瞭房。

  該項目2005年1月24日批準立項,占地23.2畝,總建築面積34430.84平方米。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獲悉,"霞堡錦苑"屬於三產返還指標,因當時下堡村累計征地200多畝,按10%算返還23.2畝,村裡申報後批準為安置房,屬於村民福利性質的分房,根據"三人一指標,人均38平方米建築面積"的原則分房,總共建造253套。

  項目2006年開建,2010年建成後卻一直無法通過驗收,不少村民從安置房開工那天起就在外租房。73歲的胡大爺說,他原先的三層樓房拆瞭,已經"蝸居"在一間8平方米左右的過渡房內7年。村民老張的房子分在頂樓,還帶閣樓,總面積100多平方米,但因為沒有驗收,老張不敢搬進去,隻能住在女兒傢裡。

  記者瞭解到,溫州當地和浙江省級媒體都曾經對此事進行過報道,原因是按國傢規定,住宅窗戶玻璃的單片厚度應達5毫米,但實際厚度未達標,因此質監部門不予驗收。

  一晃3年,"霞堡錦苑"非但沒有完成驗收交房,反而變成瞭"三不管"。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向永嘉縣規劃建設局瞭解"霞堡錦苑"安置房無法驗收一事,被告知歸建築工程質量監督站管轄,然而永嘉縣建築工程質量監督站站長徐中偉卻向記者表示,因為項目超面積的緣故,規劃沒有驗收,所以後面質監站也沒法驗收。記者提醒之前已經有媒體報道過因玻璃和質量問題致無法驗收的情況,徐中偉卻一直強調,是因為規劃沒有驗收。"房子不可能一點問題都沒有,沒有驗收主要是規劃方面。"

  記者又找到施工方廣泰建設集團,一負責人反復說到,企業認為房子造好瞭隻要有人入住瞭就算交付,其他的不管。而原先廣泰在接受溫州當地媒體采訪時稱,工程雖竣工卻無法驗收,企業拿不到工程款很著急,也希望盡快返工。

  有村民稱,工程不僅僅是玻璃的問題,房子本身質量問題就很嚴重,墻體開裂、漏水等毛病很多,現在卻沒有一個部門出來負責。

  高房價或為亂象癥結

  2011年,永嘉江北街道新橋村曝出569套安置房被村幹部瓜分的醜聞,之後紀委介入,目前涉案的村幹部已被雙規。而"霞堡錦苑"三產安置房除驗收問題外,也曝出村民對村幹部私分44套房並非法獲利數千萬元的舉報,但至今未有定論。

  根據村民提供的於2007年6月20日下堡村村民代表大會討論通過的"上塘鎮下堡村新村安置房分配方案"顯示,253套三產安置房,6套歸代建單位永嘉縣恒昌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支配,剩下的247套歸村集體統一支配。其中229套分給符合相應資格的村民,剩餘18套用於解決遺留問題、政策瑕疵彌補等方面,由村民代表大會授權村兩委全權處置。

  村民稱,實際分配後還有44套剩餘房,村幹部卻違背之前定下的方案,用村幹部親屬的身份和借其他村民的名義,以27萬~30萬元的低價購入,再按市場價賣給外村的購房者,非法獲利。村民提供的一份收據清單顯示,一名叫汪錦興的村民於2009年下半年以個人的名義就購買瞭10套安置房。而有些村民已經領取經濟補償款,按分配方案不再享有安置房指標,但最後也出現在瞭分房名單裡。

  永嘉縣委宣傳部一名幹部表示,永嘉對"三產安置房"有嚴格規定,多餘的指標應按市場價或競標形式出售給本村村民,任何人不得私自定價分掉。

  現在,上塘鎮已經變為南城街道,書記麻曙明和主任劉惠芳向記者表示,他們沒有聽說過下堡村幹部私分安置房一事。

  記者發現,因為靠近溫州城區,永嘉縣的房價也是水漲船高,這或許是舊村改造中問題頻發的一個癥結所在,村民認為利益受到侵占。

  有數據顯示,到今年6月,溫州城區二手房均價超過2萬元/平米。一些溫州當地人告訴記者,現在溫州樓市的確不太景氣,但不少樓盤特別是一些高檔樓盤,售價還是要5萬~7萬/平方米。而作為溫州"隔壁鄰居"的永嘉縣,當地房價對於一個縣城來說,已經是"高高在上"瞭。如前面提到的"明珠花園"小區,記者詢問到目前均價在2萬/平方米以上,且有價無市。永嘉當地人告訴記者,靠近縣政府所在地的區域,房價都是連年上漲。

  >>【報名點擊】6月29日京秦唐三地聯動北京大型看房團!

新聞來源http://bj.house.sina.com.cn/news/2013-06-18/08252254153.shtml

創作者介紹

吳文華

jenkinsstlar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